黃河流域生態保護上升為重大國家戰略!專家調研發現五大環境問題

分享到:
[發布時間:2019-11-26 11:25:57] [來源:第一財經] [點擊量:] [關閉]

繼長江“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之后,中國的第二大河——黃河流域的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問題也被提上日程。未來,黃河流域將推進實施一批重大生態保護修復和建設工程,堅持以水定城、以水定地、以水定人、以水定產,并探索富有地域特色的高質量發展新路子。

生態環境問題仍十分突出

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目前黃河流域的生態環境問題十分突出。

“黃河發源于青海,成河于甘南瑪曲”,甘南是黃河徑流的主要匯集區之一,是兼具水源涵養、水土保持、碳匯與碳儲存、防風固沙、生物多樣性保護等多種功能的重要生態功能區。

但今年7月,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下沉甘肅省甘南州督察時發現,企業不按規劃開采、棄渣亂堆亂放、廢水亂排污染環境等問題較為嚴重,礦山整治修復工作進展遲緩,環境風險隱患突出。

此外,在黃河流域最大的湖泊濕地,也是黃河生態安全自然之腎的烏梁素海近年已經變成了內蒙古西部地區最大的污染物存儲池,這里的污水還在不停地通過入河河道排入黃河。20187月,中央第二環保督察組現場督察后指出,“烏梁素海水質總體為類,形勢依然堪憂”。

在黃河流域,像烏梁素海這樣保護不力的例子仍有不少。據中國工程院院士、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院長王金南介紹,由于水資源嚴重短缺、生態系統十分脆弱,長期以來以農業生產、能源開發為主的經濟社會發展方式與流域資源環境特點和承載能力不相適應,黃河流域經濟發展滯后、局部環境污染、潛在風險突出三大問題重疊交織。

王金南在此前的調研中發現,目前黃河流域的生態環境主要存在五個方面的問題: 水資源嚴重短缺,開發利用率高,生態環境用水難以保障;部分區域環境質量差,改善難度大;生態系統退化,服務功能下降;生態環境潛在風險高,且易轉化為社會風險;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偏低,不利于生態環境保護。

首要任務是加強空間管控

第一財經記者從生態環境部了解到,目前,生態環境部已成立了長江流域、黃河流域等各流域海域生態環境監督管理局。

座談會明確了黃河流域生態環境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措施。其中提到要緊緊抓住水沙關系調節這個“牛鼻子”,完善水沙調控機制,解決九龍治水、分頭管理問題,實施河道和灘區綜合提升治理工程,減緩黃河下游淤積,確保黃河沿岸安全;把水資源作為最大的剛性約束,合理規劃人口、城市和產業發展,堅決抑制不合理用水需求,大力發展節水產業和技術,大力推進農業節水,實施全社會節水行動,推動用水方式由粗放向節約集約轉變;此外還要從實際出發,積極探索富有地域特色的高質量發展新路子。

王金南認為,由于黃河流域自然資源稟賦與生態環境問題的特殊性、復雜性,迫切需要從流域整體性、系統性以及發展與保護的協調性出發,出臺專門的法律,將國家有關法律制度與黃河的特點和實際緊密結合并使之具體化。

王金南建議,考慮到黃河流域在我國生態安全格局中的重要性和其生態系統的脆弱性,首要任務是加強空間管控,明確生產、生活、生態空間開發管制界限。流域生態環境保護總體規劃作為法定要求,由生態環境部門會同自然資源、發展改革、水利、林草等部門共同編制。

對于水資源管理和水環境保護的問題,王金南建議,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包括用水總量、用水效率等方面的要求,并明確提出流域用水總量只能減少、不能增加的剛性約束。統籌大氣、土壤、生態等要素,對污染較重的河流明確產業準入與淘汰要求。

同時,借鑒國內外關于流域綜合管理理論和實踐,建立黃河流域統籌協調、系統高效的綜合管理制度,如建立流域內各級黨委、政府保護黃河的目標責任制和考核評價制度;完善信息公開和公眾參與制度等。

一级做人爱c视频正版免费APP-2019国产全部视频